首页 > 其他 > 正文
导弹

 

1966年10月27日 中国第一颗导弹核武器试验成功

 


我国导弹事业创建(发展)历程


作者:谭邦治
 

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给留下的是满目疮痍、遍体鳞伤,经济、文化、科学技术都十分落后,许多工业和科学技术领域都还是空白,在导弹、原子弹等尖端技术方面更是一张白纸。       

进入20世纪50年代,世界上的几个大国已进入“原子时代”和“喷气时代”,核技术和航天技术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经过抗美援朝战争考验,并完成三年国民经济恢复计划后,新中国的综合国力有所增强,但仍没有摆脱经济和科学文化落后的面貌,特别是当时的新中国还处于帝国主义封锁、包围和威胁的形势下。正值此时,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周思来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高瞻远瞩、审时度势,着眼于长远的战略大局,毅然决然地做出了发展“两弹一星”事业的伟大决策。

历史和实践已经证明,中国“两弹一星”事业的辉煌成就就是广大核和航天工作者在20世纪为祖国、为人类做出的历史性贡献。站在新时期的史乘驿畔,回顾既往,有理由为“两弹一星”事业所取得的成就自豪;瞻望未来的宏伟目标,那只是一个序幕,发展航天与核事业任重而道远,需要一代接一代的持续奋斗。为此,翻开那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回溯创建时期仿制和研制的几类航天型号发展的历程,以激励奋斗奉献、创新登攀。

一、液体弹道导弹核武器事业的创建历程    

液体弹道导弹事业是我国航天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中国航天各类型号的领头型号。50多年来,我国的液体弹道导弹经历了从无到有,从仿制到自行研制、改型设计、到完全独立研制,从单级到多级,从单一品种到多品种,逐步发展壮大的艰苦卓绝的历程。与此同时,还培养和造就了一支技术理论基础扎实,实践经验丰富,攻关与创新精神强的优秀科技队伍;建成了设施设备与技术手段齐全、专业技术配套的科研生产体系。特别是在这一系列液体弹道导弹的基础上,衍生出了长征一号、长征二号系列、长征三号及长征三号甲系列、长征四号系列运载火箭,为国内各类应用卫星、载人飞船和探月卫星提供了良好的发射服务,并在国际商业发射的市场上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迄今,长征系列火箭已进行了174次发射,将100多颗各类应用卫星,9艘飞船,1个空间实验室,2颗探月卫星成功地送入太空,与此同时,中国航天在航天领域不断开拓国防市场和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先后为十几个国家提供了35次国际发射服务和7次运载服务,与8个国家签订了10颗整星出口在轨交付合同,并已经向国外用户在轨交付了4颗大容量通信卫星。我国液体弹道导弹及运载火箭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令世人瞩目。

(一)国防部五院一分院的创建    

19561123日,国防部五院成立了10个研究室。这十个研究室是:六室(总设计师是,即总体研究室),主任为任新民;七室(空气动力研究室),副主任为庄逢甘;八室(结构强度研究室)主任为屠守锷;九室(发动机研究室),主任为梁守槃;十室(推进剂研究室),主任为李乃暨;十一室(控制系统研究室),副主任为梁思礼;十二室(控制元件研究室),副主任为朱敬仁;十三室(无线电研究室),副主任为冯世璋;十四室(计算技术研究室),副主任为朱正;十五室(技术物理研究室)副主任为吴德雨。195711月,国防部五院向航空工业委员会提出报告进行体制调整,并获批准。以国防部五院610室和北京211厂为基础,成立了导弹总体及动力装置等的专业研究设计分院,即国防部五院一分院;以国防部五院1115室和总参通信兵部电子科学研究院为基础,成立了导弹控制、无线电与计算机技术的专业研究设计分院,即国防部五院二分院。    

1962年起,国防部五院又进行了体制调整,将专业院改为型号院。一分院调整为液体弹道导弹研究设计院,将一分院从事地空导弹总体、弹体发动机专业的单位和人员划归二分院,将二分院中从事地地弹道导弹控制系统、惯性器件研究、生产的单位和人员(即后来的12所、13所、200厂、230)划归一分院。国防部五院一分院几经沿革,即今日的航天科技集团第一研究院,又称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迄今已创建50多年。  

(二)学习导弹知识,拆装p-1导弹    

国防部五院成立后,这些中国导弹与航天事业的先行者们抱定为事业献身的精神,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导弹方面的专业技术知识。根据时任国防部五院院长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的提议,开办了导弹技术知识培训班,采用能者为师,互教互学,边讲课,边讨论的办法,由钱学森带头,任新民、梁守槃、庄逢甘、朱正等也都披挂上阵,先后讲授了导弹概论、导弹制导原理,以及火箭技术、空气动力学、发动机、结构、自动控制、电子线路、计算机等专业技术知识。    

1 9 56l 2月,苏联提供的两发p-1导弹(其中一发是供教学用的解剖弹,另一发是完整的可供拆装的导弹)及其配件、备件运抵我国。这是苏联仿制的德国v2液体近程弹道导弹。1 95 61229日,中苏双方在北京举行了两发p-1导弹的交接仪式。自此,中国有了两发p-1导弹,国防部五院的技术人员利用解剖的教学弹进行了有关专业的技术学习,特别是利用那一发完整的,可拆装的p-1导弹进行了拆装、测绘。科技人员经过反复研究制定了拆装的工艺流程。拆卸工作用了10天,测绘与化验分析工作用了半年。尔后用10天的时间进行重新装配。工作进行得严肃认真,紧张有序。零、部、组件未丢失,也没有受损,连螺钉、螺帽和垫圈也一个没少,只有一根约2米长的细空气导管在重装时因调整形状出现了裂纹。重装后的p-1导弹仍然是油光锃亮,干干净净地雄踞在库房里。    

在测绘中,除了绘制部组件的机械图,注明尺寸公差外,还对零部组件的材料成分进行了化验分析,予以标注。

这两发p-1导弹在我国导弹事业创建史上发挥了特殊的历史作用。年轻的中国导弹科技队伍开始从感性上认识导弹及其各组成部分,学习和了解导弹的基础知识,这对中国导弹科技队伍的成长和后来的仿制、研制工作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两发p-1导弹在国防部五院完成历史使命后,又派上了新的用场,分别送给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北京航空学院,继续为我国培养新一代导弹与航天人才发挥作用。  

(三)仿制p2导弹 

p-2液体近程导弹是苏联在仿制德国v-2弹道导弹(称为p-1)的基础上,改型研制的。我国研制液体弹道导弹的工作从仿制p-2起步,代号为“1059”,1 964年后,称“东风一号”。

1 9579月,以聂荣臻为团长、陈庚和宋任穷为副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同以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别尔乌辛为首的苏联政府代表团进行了谈判,取得了进展。1 01 5日,中苏双方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关于生产和军事技术装备以及在中国建立综合性原子能工业的协定》(简称《新技术协定》)。关于新式武器部分,协定中明确,在l 95 7年至1 96 1年底,苏联向中国提供几种导弹样品和有关的技术资料。苏联派遣专家帮助中国仿制导弹,并向中国提供导弹研制与发射基地的工程设计资料,增加中国派赴苏联学习火箭与导弹专业的留学生名额等。

根据《新技术协定》,1 9571 224曰,苏军一个缩编的p-2导弹营连同两发p-2导弹和一整套地面设备运抵北京。国防部五院和炮兵司令部等单位联合组建了教导大队,进行导弹运输、测试、起竖、指挥、发射和实战操作等的操作训练和实战操作演习。这一教导大队是我军导弹部队的摇篮。

1 95 84月,决定仿制p-2导弹。428日正式通知p-2导弹的仿制代号为l059529日,聂荣臻元帅亲自向国防部五院部署了p-2导弹的仿制工作。仿制工作以国防部五院为主,有关工业部参加。全国有1400多个单位参加了仿制工作。与此同时,苏联指导和帮助中国仿制p-2导弹的专家陆续到达,与导弹研制相配套的我国第一个导弹试验靶场(20基地)也在1 95 84月破土动工。

仿制工作全面紧张地进行,国防部五院同其他单位参加仿制工作的广大科技人员、工人、干部,积极主动地向苏联专家学习。在吃透p-2、仿制p-2上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特别是攻克了由于受我国工业基础和材料工业的技术水平等限制而带来的诸多技术难题。正当仿制工作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

关键词: